• “高效—精細”背景下深圳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的

    時間:2017-11-29

    創新探索
    郝健秋,柳飏,王耀武

    【摘要】前海作為深圳“全面對港合作”的特定區域,現階段面臨特殊的發展需求。在“高效—精細”的總體趨勢下,城市規劃編制、建設項目許可、規劃實施和行政管理體制等方面存在著一定挑戰,亟需城市規劃管理進行系統性創新,實現“開放化路徑”與“高端化目標”的完美結合。根據城市規劃的實施效力、規劃建設的銜接程度和多方參與的協同制衡等幾個重要問題的分析,得出需明確城市規劃編制的合理定位、完善城市規劃實施的相關政策保障、加強建設項目審批的過程服務、深化“企業化政府”的管理模式的結論,對日益開放的我國其他城市和中心區的規劃管理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高效;精細;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創新

     


    1 引言
    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以下簡稱前海合作區)作為深化內地與香港經濟社會合作的戰略平臺之一,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的重要組成部分,旨在重點發展金融、現代物流、信息服務、科技服務和其他專業服務四大產業,推進產業升級、政策施行、城市建設等多方面的進一步深化改革和對外開放,建設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服務業區域中心和現代化國際濱海城市中心。根據相關規劃要求,前海合作區總面積15平方公里,2020年基本完成“產城融合之城”、“緊湊集約之城”、“高效便捷之城”、“低碳生態之城”、“濱水個性之城”等建設目標,總開發量2600萬平方米,充分市場化環境下的“高效”開發和多元疊加的“精細”目標迫切需要在城市規劃管理方面進行創新性的探索。
    2 焦點突出——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所處的時代背景
    2.1 “高效—精細”的總體發展趨勢
    前海合作區作為深圳特區成立30周年之際,打造的城市發展問題突破的“試驗田”和具有濱海門戶效果的“新中心”,城市發展的速度和質量為世人關注。一方面,發展速度的“高效”要求多方的參與度,并發揮各自的專長。為適應爆發式建設的形勢,對接香港的自由化體制機制,需要明確市場在配置資源、引導發展方面的主體地位,體現市場在空間環境創新方面的突出積極作用,主管部門前海管理局也相應進行了改革,服務市場需要,開放性環境明顯。另一方面,開發質量的“精細”突出預先的制度建設尤其是頂層設計,從而系統推進。為體現與國際先進水平接軌的目標,前海合作區除了在綜合規劃中提出了“生態、人文、活力、可持續”的先進濱水灣區的發展理念和“產城融合、特色都市、綠色低碳”的規劃策略,還制定了一系列面向土地出讓、開發建設、專項設施、重點空間的詳細規劃,前瞻性、層次性的目標導向十分明確,具有精細化特征。在現實發展環境中,“高效”往往造成全局的盲目,“精細”有時難以適應即時的需要。如何整合“高效—精細”的雙重要求,實現“開放化路徑”與“高端化目標”的完美結合,是前海合作區城市發展的重要課題。
    2.2 城市規劃管理的重要作用
    據《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總體發展規劃》所劃分的三個發展階段,前海合作區正處于承上啟下的提升階段的關鍵時期,城市規劃管理的統領地位明顯。既需要總結實踐過程中的各種不足和復雜問題,也要著眼于為即將到來的爆發式建設提供“標準化”參照。這一階段,前海管理局的重要工作體現為,完成合作區制度設計和政策法規制定,從而更好地設計方案深化和調整,基礎設施建設和土地供應,工程建設推進和產業落位等任務,城市規劃管理工作發揮的保障性作用尤為明顯。況且,前海合作區承擔著為法制建設和行政管理創新、城市規劃改革探路的任務,理應在先行先試、引領全局的高度體現規劃管理的地位。
    3 刻不容緩——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亟需應對的挑戰
    在“高效—精細”背景下,從城市規劃管理角度來說,前海合作區需從城市規劃編制的創新性和綜合性、城市規劃實施的充分市場化和不確定性、建設項目許可的高效性和高標準、管理機構的精簡化和服務水平提升等方面進行合理解釋和有效應對。
    3.1 城市規劃編制的創新性和綜合性
    前海合作區的城市規劃具有“超前謀劃、藍圖規劃”的特征,除綜合規劃以外,編制完成了22項單元規劃、10余項專項規劃,在產城融合、緊湊集約、高效便捷、低碳生態和濱水個性等方面都提出了些許創新思路,并在土地整備方案、水環境改善方案、交通工程可行性驗證、市政交通可行性方案和低碳生態技術等方面進行了大量研究論證,以提高規劃的可操作性。但同時,前海的城市規劃要求充分融入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內容,如何有效落實宏觀層面規劃對前海合作區的整體控制要求,并在內容上“逐步深化”、“相互銜接”,保證土地開發和項目建設有“規”可依,是城市規劃編制中需要直面的問題。

    3.2 城市規劃實施的充分市場化和不確定性
    隨著國內深化改革、對外開放、加強深港合作,市場經濟對我國城市發展的影響逐漸加強,進一步強調市場對城市開發建設的推動作用。城市規劃實施的市場化在保障根本公共利益和總體發展戰略的原則下,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引導發展的作用,挖掘和利用市場潛力,獲取市場雄厚資金和優秀管理經驗的支持,明確土地和金融政策相結合的城市發展思路。然而,城市開發建設的市場化也將伴隨市場本身的不確定性,為城市發展帶來一定風險和困境,如何在規劃體系與管理機制中都不容小覷的挑戰。
    3.3 建設項目許可的高效性和高標準
    建設項目審批的效率將直接影響城市開發的建設速度,傳統的審批模式已經不再適用于前海合作區的快速建設要求,為保障爆發式建設目標順利實現,前海合作區面臨審批許可的創新需求。前海合作區施行綜合審批制度,基于“e站通”服務中心,通過相關部門集合,將傳統的串聯審批模式向并聯審批模式轉變,極大提高了審批效率,壓縮了審批時間。然而,高效、并列的審批許可難以避免的產生審批失誤、漏洞、糾紛等問題,如何在實現審批許可高效的基礎上,保障審批許可的高標準將是前海亟待解決的問題。
    3.4 管理機構的精簡化和服務水平提升
    前海管理局作為境內第一個法定管理機構,可通俗地理解為“企業化政府”,負責前海的開發建設、運營管理、招商引資、制度創新、綜合協調等工作[1],其行政機構設置和職能體現自主性和高效性。前海管理局推進大部制改革,整合規劃、國土、建設、交通、環境、住房等部門設立規劃建設處,體現“充分授權、封閉運作”。同時,部門結構扁平化、模塊化后,在微觀層面需要協調的事務會日漸增多,除了促進基礎設施和公共設施推進的整體聯系、協調有序,更需要加強對市場主導的建設活動的控制,有效規避違法建設的產生,前海管理局有必要對權責、利益和職能進一步分配和協調。此外,前海合作區以社區治理模式和社會組織創新為抓手,如何滿足公眾合理意愿,充分調動公眾積極性參與到建設和發展中將是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的重要部分。
    4 追本溯源——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的重要問題認知
    新的形勢下,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面對的不再是孤立的空間要素和靜態的藍圖設計,也不再是主管部門單一推進、社會公眾被動接受的行政關系,通過重新審視城市規劃面對復雜系統的實施效力、規劃建設應對變化的一體化銜接程度和多方參與的利益協同制衡要求,從而在管理依據的科學性、管理過程的合理性和管理主體的開放性等方面有一個清晰的認知。
    4.1 理順規劃體系,保障城市規劃的實施效力
    前海合作區的城市規劃應直面快速而精準的開發建設任務,為之提供有效的技術依據和政策保障。詳細的說,城市規劃體系應按照導控內容的層次性進行梳理,各城市規劃之間應注重規劃范圍與詳細程度、編制標準與管理側重的對應,在宏觀的前海合作區層面、中觀的單元層面和微觀的地塊層面,保證城市規劃的原則性內容的逐級推進和靈活性內容的相互協調是城市規劃實施空間大小的關鍵要素。宏觀層面,應重點把握城市規劃結構、單元開發模式、海灣天際輪廓線、標志性建筑簇群景觀、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以及公共空間的總體規模和布局、節能減排及環境保護的總體要求;中觀層面,應關注單元開發具體規定、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項目規模和布局、市政道路具體規定、公共空間的規模和布局、低碳生態指標等;微觀層面,對重點景觀控制地區的標志性建筑和公共建筑進行嚴格控制。此外,對于靈活引導的部分,在充分發揮市場積極性進行創作的同時,應加強各層級之間的信息反饋,保證前海合作區整體空間的融合程度[2]。
    4.2 強化動態管理,保障規劃建設的一體化銜接
    前海合作區的規劃指引和建設活動應通過動態的反饋信息和關系調整,實現一體化運作的過程合理性。前海合作區在綜合規劃出臺至基本建成有8年左右時間,期間國家宏觀政策、對港合作強度、投資項目設施都難以避免地發生變化,在進行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檢討的基礎上根據建設進程的實際情況對既有規劃進行適當調整乃至修編,實現兩者的“二次縫合”,有利于早日建成“珠三角曼哈頓”。由此,前海合作區的城市規劃在編制工作之外,應完善后續的實施管理,也可以具體分為審批、評估和調整過程。需要說明的是,不僅僅是城市規劃本身的調整,城市規劃體系的銜接程度、城市規劃的政策保障、城市規劃的綜合影響等等問題,都需要在動態的管理過程中逐步完善。
    4.3 突出權責對等,保障多方參與的協同制衡
    前海合作區應明確權責對等的空間權利分配、成本支付原則,方能在協同制衡的基礎上于短時間內形成合理有效的多方參與機制乃至科學的規劃決策機制。前海合作區的城市空間需求呈現多樣化特征,且在高速發展進程中利益沖突日趨激烈,城市規劃的“管治”思想促使政府主管部門由傳統的公共事務中利益分割的“操控者”向整合開發主體、社會公眾以及技術人員等各有關力量的“組織者”演進,實踐城市規劃作為開發行為、社會管理、工程技術等多個范疇協調工具的積極作用。前海合作區作為新建設城區和以就業人口為主的城市核心區,城市規劃管理參與各方的介入時機、利益分解顯得十分關鍵。其中,擁有信息發布、政策制訂和執行保障優勢的政府應作為多方參與中的核心,確保開發主體經濟利益的轉移方式、社會公眾使用需求的合理表達和城市規劃部門的設計責任協調過程中的程序公正。
    5 對癥下藥——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的創新內容探索
    針對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面對的挑戰,在明確城市規劃的實施效力、規劃建設的銜接程度和多方參與的協同制衡等重要問題前提下,需從城市規劃編制明確合理的定位、城市規劃實施完善相關的政策保障、建設項目審批體現過程服務的要求、前海管理局深化“企業化政府”管理模式等方面進行有益探索。
    5.1 明確城市規劃編制的合理定位
    前海合作區的城市規劃編制過程體現國際先進理念和服務業發展需求,突出城市規劃對開發建設的實際引領作用,在規劃體系中實現了“兩級體系”和“多規合一”,應進一步明確各層級、各類別城市規劃的職能定位,將整體創新寓于個體創新之上。
    5.1.1 強化綜合規劃高端全面引領的地位
    綜合規劃以其對前海合作區其他規劃的統領、指導和規范作用,對發展目標的合理詮釋,可視為其他規劃編制的綱領性文件[3]。綜合規劃強調產業為基、以生態為標、以新城為體的整體建設理念,參照Bacon在主持的費城規劃時遵循“干枝決定樹的形態”的原則[4],在“三區兩帶”的整體格局控制以及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景觀和綠化、環境和生態、公共空間的總體把握下,平衡經濟收益要求、空間品質特征和綜合服務能力,合理界定城市空間結構的基本單元和發展路徑。基本單元的劃分應注重開放性、可復制性、可組合性和多層次性,發展路徑的建構應適應單元空間重組和演化的形式、方向和規模,體現高、中、低不同發展水平要求的網絡結構,協調近遠期發展的需要。
    5.1.2 實現單元規劃服務市場開發的作用
    單元規劃作為落實綜合規劃的詳細設計方案,應強化工具、方法、關系等方面的論證關系,在落實前海發展目標的基礎上充分體現市場的開發需求。單元規劃在詳細界定用地性質、開發強度、建筑高度、景觀綠化等規劃指標時,需全面考慮與土地開發效益和公共利益相關的因子,結合技術手段和多方參與進行界定。有必要通過“單元—街坊—地塊”層次的細分,保證多方協商的可能和實效。單元層面的大綱文件保證單元整體結構和公共設施系統性,在單元層面加強對主導功能和容量、地下空間一體化開發、公共空間整體性構建、立體慢行系統連續性組織、市政交通設施一體化銜接相關的開發時序、重要節點、近期建設等進行嚴格安排,完善公共投資、市場策略和公眾參與的意見和建議。街坊層面由管理部門和開發主體共同編制街坊規劃指引,進行“整體平衡、分塊落實”,著重關注街坊主導功能、用地規模、立體空間高度和界面、公共空間功能布局以及地下空間具體利用等方面,通過依據承載能力、經濟可行性、環境模擬等分析確定指標合理范圍。地塊層面面向開發實施,圖則的編制應在合理控制外部效應的前提下,保證市場需求和公眾意愿的實現,起到突出重點、引導為主、簡化管理的效果,地塊圖則在主導功能、用地規模和配套設施等支撐條件均已明確的基礎上,以提升用地的運轉效率和經濟收入,促進多樣創新和低碳持續,營造活力氛圍和品質生活,注重單元標識與空間營造等要求引導功能混合、特色街道、建筑設計等。
    5.1.3 落實專項規劃作為技術支撐的要求
    專項規劃作為綜合規劃在若干維度進行的深化,體現技術支撐作用。涉及面廣、形式新穎,在綜合規劃確立的“產城融合、特色都市、綠色低碳”的城市總體目標下,體現專項設施和專業內容的詳細設計。專項規劃要突出前期研究,在突出設施標準、安排開發時序、指導重點項目等幾個方面要有所側重。同時,根據前海的區位特征和市場化特征,專項規劃為避免多方參與協作中出現“打架”情況,應突出專項規劃的體系特征,在界定重要程度、影響范圍以及是否涉及用地的基礎上劃分“基本序列”和“非基本序列”,分別與綜合規劃和單元規劃進行不同層次的銜接,進行規劃主管部門和行業部門的有效分工。
    5.1.4 重視城市規劃的評估和調整工作
    城市規劃體系作為一項穩定的公共政策,只有通過科學評價,才能判定是否達到了其預期的目標,政策施行應該是繼續、退出還是調整。科學的評價,并非僅僅突出規劃技術的合理性,還包含規劃實踐的過程特征和多方參與的價值判斷等內涵。可通過預先的方案評價、過程的執行評價、事后的效果評價等環節,將規劃目標與手段、事實與價值整合的全過程評估模式和方法體系,從而為管理過程及時修正提供準確依據。
    調整的過程關鍵在于技術的合理性、參與的充分性和過程的規范性。首先,需明確微觀層面單個項目提出的指標調整是局部的,但其影響卻可能是深遠的,應自下而上加強對上一層級空間規劃影響的系統化評估研究。其次,項目申請可根據區位特征、控制內容、用地性質、調整動機等專業體系進行細分,保證調整有章可循、準確高效。第三,指標調整應體現多元利益的制衡和使用狀況的反映,注重多方論證、信息公開和組織保障的公眾參與。最后,指標調整的流程應體現市場環境下的綜合性、差異化要求,進行不同層級的分類處理。
    5.2 完善城市規劃實施的相關政策保障
    前海合作區在明確各類城市規劃之間的關系后,需在相關政策上進一步強化其可實施性。就各類城市規劃本身來說,在編制時需保證一定的彈性;而在制度保障上,應突出總規劃師的“技術責任制”作用。
    5.2.1 城市規劃保證一定的彈性
    在實際開發中充分結合市場開發需求,利用“分級分類”的原則,保障城市規劃具有一定彈性,同時把握前海合作區城市發展的總體公共利益和建設時序,體現“又好又快”要求。根據實施要求,城市規劃的彈性可體現于發展目標、控制手段等方面。
    前海合作區倡導“集約、融合、活力”,開放的發展目標對土地合理利用具有一定積極作用,空間環境的建成效果與土地利用形式也息息相關。針對前海合作區的不同發展需求,可采取活性用地、替代開發和混合使用等三種形式進行土地利用的界定。其中,“活性用地”寬泛地規定土地使用功能,“替代開發”提供變動性質的可能,“混合使用”可依據混合形式對功能做出具體要求。
    此外,開放性公共空間的數量和質量,是前海合作區關注的重點,建設指標的控制手段也應多元化。通過引入容積率獎勵和開發權轉移等彈性開發措施,鼓勵開發商參與公共服務設施建設。針對附屬公共設施、公共空間或公共綠地,可通過給予開發商一定的容積率獎勵,促使其投資建設;針對部分生態保護區、特殊發展區、重點控制區,可通過將其部分開發權轉移到規劃所允許的其他地塊,滿足規劃要求[5]。
    5.2.2 突出總規劃師的“技術責任制”
    前海合作區的城市規劃具有較強的高端引領作用,城市規劃與城市發展的互動之間需要有技術力量進行程序上的“把關”,在城市規劃編制、審批、實施、評估、調整等一系列流程中起到技術核心作用,保證城市規劃對發展環境的應對性。
    總規劃師突出“戰略決策”的技術參謀和“戰術決策”技術總管作用,在新加坡和蘇州工業園等地已取得一定成功,成為新建城市持續飛速發展的重要保證。總規劃師應由廣闊學術背景和豐富實踐的人士全職擔任,同時還應配備工作團隊。應由廣闊學術背景和豐富實踐經驗的人士全職擔任,并配備工作團隊。總規劃師的職能主要有:通過直接與行政領導對話,擬定城市總體發展戰略和規劃思路;組織并推動各類城市規劃編制、評估、調整工作,綜合研究和參與制定城市規劃的政策和制度保障;接受公眾、開發商和相關利益單位的投訴與建議,對城市規劃動態維護過程中的問題進行研究和處理等。
    5.3 加強建設項目審批的過程服務
    建設項目審批過程事關城市規劃執行的效果,必須保證城市規劃的原則性內容和市場的創新性實踐,將從體現一站式特征、加強全過程管理、關注重點審查事項、保障開放化程度四個方面進行創新。
    5.3.1 體現一站式特征
    綜合審批應發揮部門整合的優勢,在權限上落實權力清單制度要求,在操作上保證各部門之間信息流通、分工協作、過程透明,針對關聯性的行政審批事項,實行一個窗口收發文件,各相關職能部門合理接入、同步審批、聯合會審,并分別做出審批決定。
    5.3.2 加強全過程管理
    通過前期的方案設計過程介入,在規劃管理的整個過程中與開發商、設計團隊、公眾等利益主體進行充分溝通協調,最大限度激發設計機構的創新力和市場活力,保證審批效果。在保障開發商等主體利益的同時,加強過程監督,加大懲處力度,提高違法建設成本。
    5.3.3 關注重點審查事項
    前海合作區具有建設周期短、涉及要素多等特征,空間建成的一體化效果十分關鍵,應作為重點審查的對象。單項建設項目除基本審查事項和指標外,應結合具體的城市建設需要,重點審查地下、地上空間統籌開發,公共空間的整體性、公共性、開放性,慢行系統的連續性,建筑、景觀、交通以及市政設施的一體化建設,景觀綠化的高品質設計,建筑組群的整體性、公共性、開放性和社會性等。
    5.3.4 保障開放化程度
    審批流程的并聯和權限的擴大,帶來一定風險,保證審批過程的開放程度尤為必要。一方面,加強各部門之間的信息互通,互相監督,達到相互制衡的目的。上級部門負責全過程監管各相關部門的審批工作,建立嚴格的審批管理體制,對違反規定和違法現象進行嚴厲懲處。另一方面,建立健全審批申訴機制,系統性的完善審批監督機制,設置審批投訴處理機構,受理公眾或利益團體的審批違規建議和檢舉,保證審批結果準確無誤。
    5.4 深化“企業化政府”的管理模式
    突出前海管理局企業化運作的法定機構優勢,強調香港及境外的管理經驗和人員的引入,一方面需要發揮政府在公共管理中的監管和組織職能,另一方面要體現其充分服務社會和市場的運作機制,實現城市規劃管理的“低成本、高效能”。
    5.4.1 界定管理局內部層級和職能
    前海管理局內部在進行職能整合、層級壓縮后,須進一步突出權責和相互聯系。內部層級體現為統領層和操作層,統領層突出整體引領和控制職能,具有宏觀視角分析和決策優勢;操作層突出具體運作服務和相互協作的執行職能,具有信息充分和反饋及時的優勢。兩個層級之間需要加強上下溝通,前海管理局應保證足夠、有效的控制力和動員作用,建立明確的合作機制、信任與溝通的協調機制、利益分配機制以及效果評價機制,確保具體操作的相關處室合理使用自由裁量權[6]。
    5.4.2 推進決策的民主化和科學性
    前海管理局具有獨立、集中的規劃管理執行權,在確保對城市規劃管理中的一般問題高效推進的基礎上,有必要設立相關咨詢和審議機構,在缺乏明確法律依據和既有經驗的環境下,通過滿足“權責對等”的要求,推進一些影響廣延和深遠的重大問題的民主化和科學性決策。
    咨詢和審議機構的主要職能在于對前海合作區各類規劃、技術標準、導則等,對重大項目、重要公共空間、特殊工程的選址與規劃要求、建筑設計、工程建設提出意見。組成人員應包含前海合作區相關負責人、各領域和境內外專家、各相關利益群體,體現政府部門、專家、公眾三個方面力量的綜合平衡,亦可按需設立由三類代表組成的三個分委員會。同時,以民主需求、效能優化和可操作性為原則進行會議決策,將審議項目的通過要求按照重要程度和影響范圍分為嚴格、一般、優先三個級別,根據項目實際情況界定決策通過的標準[7]。
    5.4.3 推廣社會化的專業服務
    前海管理局的管理精力和可用資源相對有限,為了提高城市管理和服務的效率、效能,需要發揮開放化平臺優勢,整合管轄范圍內的社會力量,充分調動中介組織、行業部門參與城市管理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同時發揮自身公共管理機構的優勢,制定服務流程、管理規章,尤其突出市場準入標準,突出專業服務的規范化管理。
    前海管理局應制定從事技術審查的從業資質與資格條件,加強對建設項目專業機構、專業人士的監管,規范專業機構和人士統一建設項目的技術標準,并推行審查服務承諾制、收費公開制,培育有序競爭的建設項目咨詢審查服務市場。必要情況下,專業機構和人士可結合前海合作區金融行業拓展和開發建設模式創新的優勢,建立紅黑名單的信用體系強化責任意識,并通過購買職業責任保險降低風險。
    5.4.4 全過程的公眾參與
    在傳統的知情權和檢舉權基礎上,應賦予公眾一定程度和形式的決策權和監督權,使其成為城市規劃和建設的重要力量。公眾的全過程參與,主要體現在目標決策階段、方案設計階段、實施管理階段。
    在目標決策階段,依據城市的發展需求與基礎條件,構建以政府為主導、行業專家協助的目標決策機制,經過前期調研、聽證會、論證會、公開展示等形式聽取公眾和開發商的意見和建議,保證城市規劃目標決策的準確性和科學性,改變以往“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
    在方案設計階段,根據城市發展的復雜性,發揮不同領域的專業和社會人士在保障城市規劃建設一體化效果方面的作用。方案的設計過程需要加強信息溝通、集思廣益、統籌協調,改變傳統規劃設計部門單一運作的模式。利用BIM技術建立數字城市平臺,能夠為城市規劃管理的信息展示和獲取、設計和決策等環節提供科學支撐。
    在實施管理階段,城市規劃的實施管理階段主要面向項目的建設和運營,應充分體現開發商、公眾、政府之間的溝通協作關系,強化政府的監督保障職能和政策引導作用,充分調動開發商的積極性,重視公眾對城市建設的需求,建立完整的執行、監督和上訴機制,嚴格管控涉及公共利益的城市開發內容。有必要時,設立獨立于前海管理局之外的專門監督機構,便于接收和處理公眾意見,實現開發利益與公共利益的動態平衡[8]。
    6 結語
    “高效—精細”的發展趨勢給前海合作區城市規劃管理的規劃編制、規劃實施、建設項目許可和行政管理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但歸根結底需從理順城市規劃體系、強化動態管理和突出權責對等幾方面入手,明確城市規劃編制的合理定位、完善城市規劃實施的相關政策保障、加強建設項目審批的過程服務、深化“企業化政府”的管理模式等方面進行有效探索,進一步體現城市規劃管理在前海合作區發展中的“根本”作用,并為日益開放的我國其他城市及中心區的城市規劃管理提供有參考價值的“范本”。


    參考文獻
    [1] 葉偉華,黃汝欽.前海深港合作區規劃體系的探索與創新[C/OL].城市時代,協同規劃—2O13中國城市規劃年會論文集,2013.
    [2] 陳定容,羅海明,蔣伶.變革與融合—面向管理實施的城鄉規劃編制體系創新實踐[C].轉型與重構—2011中國城市規劃年會論文集,2011.
    [3] 深圳市規劃和國土資源委員會,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綜合規劃,2013.
    [4] 適應分期開發建設的局部地段城市設計形體環境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學,2004:48.
    [5] 寧越敏香港城市規劃管理體制特點研究[J].上海城市規劃,1999(2)23-27.
    [6] 崔寧.倫敦新金融區金絲雀碼頭項目對上海后世博開發機制的啟示[J].建筑施工,2012(2):85-88.
    [7] 鄧小兵,車樂.決策效能指向的城市規劃委員會制度改革[J].城市規劃學刊,2012(6):73-78.
    [8] 辛晚教,廖淑容臺灣地區都市計劃體制的發展變遷與展望[J].城市發展研究,2000(6)5-14.
     

     

    天天翘天天综合网色鬼,天天爱,天天做,天天爽天天AV,国产美女一级A作爱在线观看,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日日躁